整合计算工具

产品详细

  EliLilly制药公司首席信息官Dunbar认为,商务、IT和科学三种文化的整合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说:“我们已在IT领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还没有完成的重要任务就是全面整合所有的计算工具——基因解析软件、网格计算和数据挖掘。如果我们能最终实现完全的集成,我想其结果将是惊人的。”Dunbar就指望IT了,因为公司的研发效率在最近几年里可能已加倍,这一切都归功于公司已部署的知识共享计划。

  对于制药企业来说,压力来自激烈的竞争和严格的监管。成本压力首当其冲,哪怕新药物已经准备投产所带来的生产和研发成本也无法令公司感到轻松。今天的药品开发领域节奏非常快,新药一天不上架就可能意味着公司损失一百万美元以上的收入。而美国联邦的医药管制设置的药品审批门槛也慢慢变得高。

  另外,生物科学革命带来的挑战潜在地促进了新药物的发现,同时也不断产生大量的数据信息,从而对知识共享系统提出了从未有过的考验。BMS全球制药集团信息系统高级副主管DanielKlingler认为:“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确保我们能建立一套可以有效的进行控制的数据系统而不是一堆数据垃圾。80年代早期,我们一年审查的新药物不过数百种,而在5年前,每年就要审查1万种新药物。现在我们不得已探寻出一天审查1万种新药物的方法。信息部门所面临的挑战类似于大海捞针,而且还得在几个小时而不是几年的时间内得到有价值的信息。”

  过去,EliLilly制药公司的化学家们在研制新药时,如果他们发现某种新物质可能在新药中发挥显著的疗效,那么他们第一步想到的一定是立刻检索数据库以了解公司内是否有其他工作人员已经有此发现。然后还要继续检查第2个甚至第3个数据库……核心问题在于,这三种药物数据库并没有采取统一的标签或者注册号来保存药物信息,所以公司实际上并不总是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或者已经做了什么。EliLilly制药公司现在当然不能再容忍以上这些造成新药推迟上市的障碍。随着以人类基因为代表的新一轮生命科学浪潮扑面而来,值得研究开发的新药物质数量呈爆炸性增长,EliLilly制药公司自然不能浪费更多的时间去多次检索同一信息。Dunbar指出:“目前药品的上市速度慢慢的变成了众矢之的。”事实上,Dunbar自被任命为公司CIO以来所承担的全部任务是利用信息技术缩短发现新药物和药品上市的时间。

  在担任CIO的最初几个月里,Dunbar请来了不少IT技术专家,这中间还包括Sun公司的首席技术官,通过他们向公司财务及技术人员讲述IT的价值。Dunbar认为,IT商务联盟已经并且仍将成为缩短药物进入市场的时间及在生物革命中制胜的关键。

  Dunbar还采取了其它的方法帮助企业成立了一个新部门:e.Lilly,该部门专门负责探询能够被信息技术驱动的新型商业模式。同时,为满足FDA药物临床试用期限的严格要求同时加速以往长达数年的药品试用过程,EliLilly制药公司还采取了一些方法来加强同电子商务伙伴的合作。

  此外,Dunbar还在尝试提高IT技术对发现新药物的支持能力。作为公司的CIO,他首要的努力就是清理那些查询极为费时的多个药物数据库。他的解决办法是建立公司的样品鉴定数据库,该数据库以全局单一的数字命名记录并保存公司的所有药物。因而药剂师可以大幅度减少药物检索时间而把更多时间用在研究上。Dunbar指出:“使用这种工具和算法之后,我们研究目标的数量和质量能大大的提升8~100倍。药剂师可以在几秒钟的时间内访问我们的药物数据库。因而,来自药剂师们的好想法实施起来的时间能由几天减少到几分钟。”

  同样是为了推进速度,Dubar还设立了一套分子数据库,该数据库可以使人们访问产品线上所有药物的相关文档,估计每次检索所用的时间相比原来的系统减少了2~3个小时,其带来的效率极为可观:综合起来每天能节约200~420小时的上班时间,每年节约的时间和成本多达数月和数百万美元。

  在许多工业领域,如肥皂、制鞋和软饮料行业,公司能够通过不断增加产品种类来预防利润损失,但这样的一种情况并不适用于受到高度管制的制药工业。对于外行来说,药物的研发成本听起来就象天文数字。根据Tufts大学药物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所提供的数据,一般药物的开发就需要10~15年的研究时间,大约8亿美元的研究经费(其中自然包括了那些永远不能上市药物的成本)。前期投资如此庞大但药品专利权却只能维持20年,因此那些只有5~6年盈利期的药物实际上就并不具有太多的价值,制药公司自然希望能在上市早期就退出那些没有希望的赌注。因而,今天制药工业中的IT目标不单单是加速那些有前景药物的研制过程,而且也包括尽可能早地撤出那些花费巨大但盈利很少的项目。

  分析家Nover认为,制药工业所面临的挑战不仅是使用IT技术以更快地获得更多的信息,而且是要获得有价值的信息。Nover指出:“现在更要明智地利用资金。为做到这一点,医药公司就需要易于使用和方便得到的正确数据。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能够更快地做出可行的决策。研发资金终止得越早,这些资金就能越早用于其它地方。”Dunbar也抱有同样观点:“药品研发的效率还不够,需要提高该指标以便于提高投资产出比。”

  Dunbar认为,增加新数据的存储容量及简便性也最重要。公司所采用的Beacon数据仓库及管理系统将20多个不同的数据存储系统整合到一个系统中,使得每次检索时间能减少几个小时。他说,由于采用了更简单、流线化的数据仓库系统,以前每次花费2~3小时的检索现在减少到了只需要20分钟。Dunar希望目前正由2000名科学家测试的Beacon系统可以帮助EliLilly制药公司扩展其数据检索的深度。Dunbar指出:“数据存储对于制药工业的未来很重要,我们的数据存储、挖掘及访问数据的能力是我们现在及将来的核心竞争力。”

  同时,EliLilly制药公司独有的GAME(GeneAnatomyMadeEasy:基因解析)软件也使得研究人能在没有生物信息专家帮助的情况下独立地进行基因序列分析。这样,Lilly公司因而节省了大量的人力资源。Dunbar认为,更好的是GAME系统在5分钟内计算和产生的信息比大多数研究员几小时内得到的信息还要多。

  接下来的IT之路又该如何走下去呢?这就要看网格计算的魔力了——EliLilly制药公司如何通过该技术把企业内部闲置的计算资源整合起来以更快地解决复杂的研究难题。网格计算还可能帮助生命科学业务领域内的机构和公司通过专网或者Web等共享计算能力、数据和存储容量。Lilly公司的女发言人JoanTodd宣称公司正在同若干研究机构一同探讨未来的网格计算战略。网格计算有助于EliLilly制药公司增加成千上万的计算时间从而加快新药物的研究速度。Dunbar指出:“我们正处于两次突破性革命的中间,一次是生物科学革命,第二次就是计算能力和网络功能的空前提高。在后基因时代,制药业在IT领域的成功必然依赖于系统、数据和信息的集成。”

  这种大踏步的进步还得更多地仰仗于生物信息科学的应用,后者被Dunbar定义为“用于扩展生物学、医药、健康数据的用途计算工具和实施方法方面的研究、开发或者应用,其内涵包括获得、保存、组织、归档、分析数据或者数据的可视化。”Dunbar曾经这样询问其他医药公司:“你们公司的每一位药剂师能在几秒钟的时间之内立即访问到公司化学品库中的所有化合物吗?”他解释说,如果对这样的一个问题没明确的答案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有烦了。

  Dunbar还要面临怎么样的问题呢?Dunbar这样总结公司及IT部门所面临的问题:“高额成本和研究速度的缓慢根本原因在于研发工作的信息可见性差,结果导致决策方面的失误,最终大幅度的提升了研究成本、降低了开发的效率。”

上一篇:款月供怎么计算-365淘房网-款怎么计算

下一篇:电池容量单位​whr是啥意思 ​whr和mAh差异与怎样换算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