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大战终于把油缸捅破负油价砸了谁的饭碗疫情下的中国国运

产品详细

  你能想象到每一次眨眼,一闭一睁的瞬间这样一个世界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吗?而现在油价将为你把这一改变量化,一直到你目瞪口呆觉得不可思议为止。WTI的5月原油期货报价一路下跌,跌破0美元一桶,最后一度狂飙到近-40美元一桶的水平。

  这就意味着,从道理上来说,你现在如果买一桶油,商家不仅不会收你的钱,还会送上价值37美元的红牛套装一件,刚下生产线那种,热乎。石油期货价格为什么变得这么离奇,归根到底的原因还是供给和需求博弈的结果,疫情下各国为了防控需要,大幅度的降低了国民外出的频率,国际之间的航线世纪以来的石油价格波动,在此之前,下跌这么厉害的情况仅仅出现过两次,一次是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一次是15年沙特和美国的石油战。

  期货不同于“现货”,顾名思义,就是双方承诺在一段时间后交易少数物品的一种合约。石油期货就是以远期石油价格为标的物品期货,是期货交易中的一个交易品种,而在石油期货交易之中,原油期货是交易量最大的品种。它的价格体现的是市场买卖双方总体的对于未来价格的最优的预期和判断。

  众所周知,地处欧亚大陆文明十字路口的中东是产油大户,但是由于中东那帮老大爷们都可以产油,就会出现一个各自为战的情况,每个国家都向着自己利益最大化行动,疯狂挖油卖油,导致石油供给疯涨,油价暴跌,最后三个和尚没水喝,全部饿死,经济学上称这一现象为产能过剩。

  在各自利益严重受损之后,这帮大佬们痛定思痛,终于决定抱团统一行动。于是他们就成了个统一行动的组织,来决定石油供给数量,也就是要求减产大家一起减产,要增产大家一起增产。这个组织就叫做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

  在此之前,欧佩克也是召开了紧急会议,想要减产稳定油价,维护自身利益。但有个问题,那就是世界上除了以中东国家为主的欧佩克产油外,还有别的2个大国也产油,而且并未加入欧佩克,那就是俄罗斯和美国。

  美国算是国际石油市场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由于近几年解锁了新技能页岩石油技术,说简单点就应该从石头里提炼石油,一下子从石油进口国变成了石油产出国,石油圈子混迹多年穷光蛋的摇身一变成了粮油店,自家用油再也用不着看人脸。可是这对于传统产油地区来说,绝对是个超级竞争者,供求两端的一增一减里里外外双重打击,也对世界石油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怎么打压呢?要知道沙特的军队和胡塞游击队打架都不一定可以赢,不可能。只能从侧面击破。大概在6年前,页岩石油技术刚出来,技术还不够成熟,提炼石油的成本很高,可操作性不强。但是个人都知道,技术是可以逐步的提升的,炼油成本也会不断降低,等美国炼油技术高到某些特定的程度的时候,就可以大规模低成本的产油了。

  反之,如果让美国停止研发技术,让美国页岩石油开采成本居高不下,那就不会对石油市场产生一定的影响。道理也很简单,对于美国这样一个高度自由化,石油公司都是私人的,资本向来有逐利的天性,只讲利益不讲爱国,所以一旦国际油价低于美国炼油成本的时候,就会出现越炼越亏的情况,那么美国石油企业就会停止炼油,继而停止页岩石油技术的研发。这样一来,美国的页岩石油就无用武之地,不可能影响到原来的石油集团利益。

  于是我们就看到,沙特为首欧佩克组织做了一次杀敌1000自损800的行动。在当时美国页岩石油提炼成本大概在80美金左右,欧佩克为了一步到位杀死页岩技术,通过增产把石油价格打到了20美金。

  效果也是很明显,美国的确在短期内停止了开发。但是经济全球化的21世纪,世界经济都是相互影响的,这次不大不小的行动让另外两个产油小伙伴无辜躺枪,委内瑞拉和俄罗斯。

  被误伤砸了饭碗的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甚至超过沙特。但委内瑞拉因为种种原因加工费非常高昂,整体算下来石油成本在25美金左右一桶。高于当时的国际油价,导致继续产油就会持续亏损。但是很不幸,对于国家经济已经陷入资源陷阱的委内瑞拉来说,石油几乎是这一个国家唯一的收入,结果可想而知,经过那次石油价格暴跌后通货膨胀和饥荒一直持续到今天。

  俄罗斯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石油成本在20美金左右,在当时也属于“生产即亏本”的状态。所以我们正真看到当时俄罗斯卢布的汇率暴跌,全国经济停滞。

  那么石油价格暴跌对中国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请相信你的直觉,虽然没能如愿加上倒找钱的免费汽油,但是这次的油价波动对中国来说当然是好事。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用油国,石油价格暴跌会让我们所有的生产所带来的成本大幅度下降。

  尤其在今天,我们正处于百业待兴的复工期间,在这种10年难得一见的低油价面前,是我们增加石油储备,大量抄底石油的绝佳机会,这会给我们未来很多年都带来非常大的好处。

  国运来了真的挡不住,一开始我以为疫情会成为不幸的切尔诺贝利,没想到却有很大的可能性成为中国进攻的诺曼底。

上一篇:挖掘机油缸出售破48万只恒立2019年成绩连续增加

下一篇:最高院裁判:一方当事人提出鉴定申请而另一方不同意的人民法院能否启动鉴定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