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惊艳的油气罐:好景本天成设计偶得之

产品详细

  储油罐、储气罐和冷却塔是工业的一大特点,但是随着电气化、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到来,它们许多都面临淘汰的命运。那么这些淘汰了的罐和塔该如何正确地处理呢?蓝裕文化工业旅游规划设计院发现,随着时下人们认识的提升,它们更多的被当成了工业遗产,于是保护、改造和复兴提上了日程。

  70年代初期石油危机爆发后,为了应对非常状态,首尔市在梅峰山下修建5个大型油罐-麻浦石油储备基地。这些大型油罐存储着大量石油,它们高约13~15m,大约4-5层楼房高,这里一度是市民没办法进入的一级安保统制区域。

  2002年世界杯来临之际,这几个油罐成为首尔市的重要话题--它们离世界杯球赛的举办地只有500米。出于安全的考虑,油罐被清空,这里变成市民“看不见“的荒废地带。

  直至2013年,在“一起创造、一起幸福的好好生活”的城市再生准则下,首尔市通过公开征集市民创意。他们盼望能保留梅峰山的原本自然风貌,这里能成为“自己创造、自由游玩”的文化场所,表演艺术、视觉艺术在这里自由生长。

  17年后,占地面积22个足球场大小的场地重新再回到首尔市民的怀抱,沉睡已久的“石油储备基地”变为“文化储备基地”,麻浦油罐文化基地成为首尔最具代表性的城市地标之一。

  超过30000平米的文化广场是文化储备基地中的“庭院”,它原封不动地保留了石油储备基地时期的混凝土地面。多样的市民节日和活动等全年计划在这里举行,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是市民享受户外生活的场所。

  TANK1 以入口的长廊连接全透明的玻璃房,是能够直接进行展览、公演和研讨会的多功能空间。

  TANK2最有趣的是天台,背景墙是油罐建筑中原本就有的,刚刚好的样子,像是它原本就为了成为舞台而建的。

  TANK3和TANK4基本保留了油罐原本的结构,成为可以容纳上百人的公演和展览空间。TANK4内部备有影像设备,多数光影艺术项目会选择在这里举办。

  TANK6为社区中心,它从外观到构架空间的材料,使用了从T1和T2号油罐中拆卸下来的铁板和罐体碎片。

  在以娱乐业闻名世界的韩国,火爆的地方总会有电视台去拍节目,而这里是韩国最有名的艺能节目《Running Man》的取景地之一。国民大神刘在石也来过。

  最重要的是,它作为“文化储备基地”而发生的一系列文化体验项目与计划。比如发起“全球合作网络”,以此计划邀请全球杰出文化机构开展联合项目。

  这个项目是由马德里的灯饰设计集团设计的,将过去存放油脂的筒仓改变成一件灯光艺术品,同时也作为公共空间开放。

  这座建筑位于海边,面对着芬兰的赫尔辛基市中心。当地居民都清楚的知道每年恒风的存在。自然光、风和水中粼光的变化为这座照明艺术品的设计提供了灵感。墙上被穿了2012个小洞,代表着赫尔辛基在2012年被评为世界设计之都。

  该建筑更重要的功能是通过运用人工或自然光线,创造出一个独特的市民活动空间。在最初的几年中,当附近开始建设,这个筒仓只能从远处看到。当1280个LED灯设置在纯白色的筒仓之内,环状布置在小洞后面之后,这座建筑从几公里以外都能看到。

  如今,这一个地区慢慢的变受欢迎,室内的设计也就变得更重要了,整个内墙被漆成了深红色。阳光通过那些小洞渗透进来,看上去就像是锈蚀了的铁板墙。

  北面的墙没有穿孔,450个镜面钢板在南面的小洞后面随风而动,随着太阳的照射,筒仓便开始闪耀着微光,像是水波中的点点粼光。

  维也纳的四个储气罐是欧洲顶级规模的,高236英尺,直径213英尺。1899年,它们被建立起来用以储存煤气,为城市公共照明系统服务,一直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

  Gasometers 包含四座高达70公尺高的砖造圆筒型建筑,空间规划为:平面楼层作为娱乐及购物商场之用,中间楼层以办公室为主,顶部则是生活住宅。

  维持原貌的红砖外墙内,Gasometer A 由法国当代著名建筑师Jean Nouvel 主持改造,其曾获普立兹克建筑奖,运用了自己熟稔的钢化玻璃建材与采光配置,给予瓦斯槽焕然一新的当代风格。

  B栋瓦斯槽,则由Coop Himmelb(l)au 负责,除了对旧建筑内部动手脚,其更大胆地在旁打造出一座新大楼,为了强调与圆弧形的瓦斯槽的关系,这座新大楼以「ㄑ」的姿态出现,从外部看去,新建筑的线条与瓦斯槽的弧身明显对比,略带违和感的景象总能瞬间抓住众人目光。身在其中,则可透过天桥通道来往新旧建筑间,轻松穿梭时差百年的新旧空间。

  奥地利建筑师Manfred Wehdorn 改造的Gasometer C,则着手于修复、保留当年工业建筑元素,同时对建筑内部庭院与顶楼,进行创建花园、梯田的绿化计划,营造出自然田园气息。全奥地利最大的音乐艺术表演中心Performing Center Austria 也落在C 槽。

  尚未完全竣工的Gasometer D 同样在维也纳建筑师Wilhelm Holzbauer 的手中,朝田园自然的风格前进,其中预计将推出富有大露台与空中花园的出租公寓,并设有一些公家行政单位。

  从1995年大兴改建工程至今,已成功扭转了世人对工业遗址的印象,举凡办公空间、民宅、购物中心、餐厅酒吧、公园绿地、学生宿舍等机能,Gasometers 皆应有尽有,犹如一个可自给自足的微型城市,不仅吸引许多奥地利人移居至此,更曾成为007电影中的场景。

  德国、荷兰边境的Wunderland Kalkar,是一个建成却因为争议从未投入到正常的使用中的核电站改造而成的大型游乐园。

  主题公园占地面积55万平方米,相当于80个足球场的大小,公园内尽是花草和水池,还有一栋有450间房间的酒店、多家餐馆和酒吧。游乐设施包括一座保龄球场、迷你高尔夫球场、沙滩排球场、户外赛车中心和40余种游乐项目。

  游乐园内最具标志性的建筑就是前核电站的冷却塔,它的内部被改造成了秋千,外墙则是攀岩墙。冷却塔外壁被设计成9-16岁孩子可玩的攀岩墙,如果你不恐高,可以攀上130英尺高的外墙一览德国边境的田园风光。它的内部一层被改造成了儿童乐园,专属12岁以下的儿童游玩。沙坑、滑梯、海洋球、室内游船应有尽有。此外里面安放了垂直升降旋转秋千,秋千缓缓升高,360度旋转摆动,大胆的朋友请睁开眼睛,你会看到小镇就在眼皮底下,格外袖珍。

  废弃的核电厂遗留下的建筑也并没有被拆除,而是被改造成了剧院和博物馆。厂房建筑的原始外观也被部分保留,向游客展示着核电站的历史。厂房原有的门禁系统也被保留,成为了展示的一部分。

  位于徐汇滨江的上海油罐艺术中心于2019年3月23日对公众开放。上海油罐艺术中心由五个纯厚钢板结构的航油油罐组成,之前曾是龙华机场的航空储油罐。百年龙华机场,见证了中国航空业的飞越,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和城市的发展,堪称百年中国航空发展的缩影。

  起初这里的五个油罐是计划被拆除的,拆掉、重建无疑耗费大量人力、财力和时间,在油罐艺术中心创始人乔志兵和西岸集团的坚持和巧妙的构思下,油罐被保留了下来,他们请来设计师李虎和“团队OPEN”一起做改造,希望借由“废物利用”的思维为油罐带来新的生气。

  五年间,团队经过无数次的方案优化和重新打磨,最终将五个几近废弃的油罐和快要荒废的老机场,改造成为如今集展览空间、广场、花园、绿地、书店、教育中心和餐厅等于一体的既有艺术气息又保留了工业元素的艺术中心。

  从2019年3月开业至今,油罐艺术中心已举办了多个展览,有集合13位中国艺术家的群展,也有阿根廷艺术家阿德里安的个展,还做了teamLab的展览“油罐中的水粒子世界”,吸引了大量观众。

  蓝裕文化工业旅游规划设计院发现,改造其实大多都从两方面着手,穿外衣,换内容。外衣相对来说还非常容易,当内容确实成败的核心,体验式互动化的内容,才是人们喜闻乐见的,所以改造成公共空间、改造成游乐场、改造成电影院、改造成科技体验中心,都是这些大空间的良好选项。更多改造,尽在蓝裕文化。

上一篇:中国网•东海资讯

下一篇:波音787-9座位分布图(波音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