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上海市体育发展条例》:孩子们的体育课究竟怎么上

更新: 2024-01-15

  为了促进上海市体育事业,发展体育运动,增强市民体质提升城市软实力,上海市制定了《上海市体育发展条例》。

  《上海市体育发展条例》是上海体育领域第一部综合性、基础性的地方性法规,其颁布实施对上海体育事业发展影响深远,具有里程碑意义。

  对于这样的一个问题,上海市宝山区教育工作党委委员、教育局副局长王晓波的回答是,“学生的体育事业关系到我们未来人才的质量上的问题,也关系到我们的祖国的精神。”

  从2024年1月1日起,《上海市体育发展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其中就有相当一部分篇幅聚焦于青少年健康和学校体育课。

  体育课程的开设、运动场所的供给、管理部门和社会机构的共同参与和支持……对这些新政,众多业内人士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给出了自己的解读与期待。

  “保障学生在校期间每天参加不少于一小时的体育锻炼。倡导学生每天参加校外体育锻炼一小时,家庭、学校应当创造条件予以支持和保障。”

  这对青少年学生每天的体育运动时间给出了标准,而想达到“校内一小时”的要求,首先就需要学校的管理者对体育有足够的重视。

  上海市杨泰实验学校校长万叶华对澎湃新闻记者介绍了该校体育活动开展的情况,“体育课每周五节,还要有两节体育活动类课程,包括本校特色的乒乓球项目,也有羽毛球、跳梯、篮球等项目供选择。”

  “另外还有每天三十分钟的大课间,学生们也会进行体育活动,各种体育运动时间加起来,基本上每天是远超于了一小时,可能在九十分钟左右。”

  在张堰中学校长阮旖看来,对于上海市的大部分学校来说,遵守《条例》中“校内一小时”的要求难度不大,“达到应该没有困难,关键是质量和持之以恒的坚持。”

  目前她所担任校长的张堰中学以科技与天文为学校特色,但她对于体育也极度重视——如何让学生们真正爱上运动,而不仅仅是完成“一小时”的指标?对此她有切身的经验。

  “要注重持续性,就要关心学生的兴趣,如果把体育活动课搞成天天跑八百米,学生也会厌烦。活动要开展得丰富多彩,学生才会喜欢。”

  “要做到接地气,听取体育老师的想法,听取孩子们的想法,根据学校的环境和条件,去打造适合学生的活动项目。”

  事实上,在《条例》中,除了对校园的体育运动时间提出了标准之外,还提出了其他多项内容——比如要求学校每学年至少举办一次全校性的体育运动会,将体育纳入学生综合素养评价范围等。

  在这些方面,众多学校也都已经有了积极的实践。比如杨泰实验学校就坚持进行乒乓节、体育节、体育社团等校园活动,并评选体育之星、乒乓之星等奖项来提高学生积极性。

  而在张堰中学,也增加了师生混合比赛、师生联合趣味运动等形式,增强师生交流和集体荣誉感。

  保障每天有充足的体育运动时间,可以让青少年逐渐养成健康的运动习惯,但对于一些学校来说,想要为孩子们提供良好的运动环境,也存在客观的限制。

  一个最为直接的问题是——在一些场地并不宽裕的学校,想要满足全体学生的体育运动需求,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困难。

  在阮旖看来,这样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不是逃避的理由,“运动是一种理念,不能说因为‘没有运动的地方,所以就不开展活动’,运动应该是随时随地,各种边角地方都可以。”

  为此,在面积有限的校园内,她积极开拓各种闲置空间和边角空间,“也会把运动空间与学习空间相结合。”

  此外,她还计划让学生可通过一些VR模拟设备来运动,“也能够大大减少需要的空间。”

  针对一些运动器材无处存放的问题,她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把一些器材比如篮球放在公共区域,让孩子们课余时间随取随用。把边边角角的地方都开发好,用‘运动友好型’的思路来打造校园。”

  比如在杨泰实验学校,学生们就可通过与学校深度合作的曹燕华乒乓培训学校的硬件资源,来开展乒乓球活动。

  “我们跟周边学校做了一些探索,和周边四五所学校进行了游泳培训的合作。”久事体育东体场馆分公司副总王玮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学生们上课时间在这个地方进行体育锻炼和游泳培训,利用我们的场地,解决了校园中不具备这些条件的问题。目前,我们正在和更多学校计划进行更多不同项目的场地服务合作。”

  此外,在《条例》中明白准确地提出,鼓励公共体育设施免费向学校开放使用。宝山区教育工作党委委员、教育局副局长王晓波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宝山区,就有多个运动场馆与学校合作,免费提供场地帮助运动场所不足的学校。

  而除了硬件场地之外,《条例》也鼓励体育运动学校教练员、退休体育教师、社会体育指导员和社会体育俱乐部教练员等参与学校体育课后服务。

  在上海市许多学校,也采取了引进校外人员服务的方式,来完善体育活动的开展。

  在担任张堰中学校长前,阮旖担任过上海体育大学附属亭林中学的校长,彼时她就对体育所蕴含的能量有深刻的体会。

  “我们会停课一天甚至两天办运动会,一年有三次运动会,但从没有家长投诉。”

  “因为重视体育后,不仅仅是孩子们的精气神,整个学校的总实力也上了一个台阶,这也是体育的魅力所在。”

  如今来到张堰中学之后,她收到了来自家长的一封信,信中家长明确说支持和期待学校重视体育活动的开展。在阮旖看来,这也是当下家长们观念进步的一个缩影。

  “体育就是‘底盘’——身心健康了,才能什么都好办,团队精神有了,才能够高效率地工作。”她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杨泰实验学校校长万叶华也有同样的体会,“现在的家长都是80后、90后,观念已经改变,包括我们现在暑假寒假都会布置体育作业,完成效果也是很好的。”

  在华东政法大学副校长、法学教授罗培新看来,在开展青少年和校园体育工作的过程中,家长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甚至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也会影响到学校的态度,“如果(对运动风险)过于紧张,学校也很紧张,就让学生都趴着别动,那是老年的状态。”

  “校园的氛围需要有松弛感,小朋友的成长也需要有松弛感。”因此家长也需要学会适当“放手”,别害怕体育运动。

  “青少年要经过风雨受过挫折,才叫成长。校园也要创造成长成才的条件,让学生敢运动、会运动、爱运动。”罗培新说。

  而随着上海市多所学校加入到体教结合“一条龙”的行列,许多项目的员也不再只有争取进入专业队这“华山一条路”,还可以依靠体育技能来升学念书,这也解决了许多家长的后顾之忧。

  “在早年间,也许一所学校发展体育还是‘孤独行走’,但现在则是所有学校一起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共同前行。”阮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我觉得《条例》出台后,可以在全社会形成一个更好的,大家都爱运动的氛围,让体育得到更多校内外人士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