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局势的来龙去脉之美国、欧洲篇

更新: 2024-01-13

  2008年经济危机,美国人虽然靠着再一次薅全世界的羊毛扛了过去,但是国内的经济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奥巴马任期内,政府债务上限一增再增,已经深陷债务漩涡而无法自拔。究其原因,是

  两党轮替制度最大的问题就是两党之间的对立所带来的社会割裂,从而导致社会始终处于一定程度的内耗之中。如果一个政党能连续执政两届,这种内耗程度就轻一点,如果政党轮替的频率太高,则内耗程度就会一直叠加,直到民众精疲力竭。这种制度在有强力外敌的情况下(比如冷战期间),会使两党处于“比好”的上升通道;一旦失去强力外敌,则会使两党处于“比烂”的下降通道。

  前苏联解体,就是美国和共和党“比好”与“比烂”的分界点。尤其是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几乎控制了整个中东地区,全世界任美国予取予求。然而,历史规律告诉我们,当一个政权到达顶峰的时候,也意味着这个政权正式打开了下降通道。“盛极而衰”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历史上的罗马帝国如此,大汉帝国如此,蒙古帝国亦如此。如今,美国也不例外,甚至前苏联刚给它打了个样。

  2008年的经济危机开启了美国下降的通道,等到2016年叙利亚阿勒颇之战后,美国开始逐渐失去中东地区的控制权。失去中东地区控制权意味着美国无法利用能源问题控制欧洲,所以美国人对在阿勒颇地区打败他们的普京政府恨之入骨。再加上叙利亚被俄罗斯控制后,欧洲在能源上就得看俄罗斯的脸色行事,这更让美国怒火中烧。这是美国趁着俄乌战争炸毁俄欧之间能源通道的原因之一。

  当然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美国开始走下坡路了,中俄捆绑在一起也依然不是其对手,只能偶尔在局部地区的对抗中取得一点优势。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加快了美国的衰落速度,美国“产业空心化”的问题在疫情期间暴露无遗,堂堂世界第一强国,居然连口罩问题都解决不了。不过,美国更大的问题是经过一任又一任政府的努力,债务上限已经到达了31万亿美元,这样一个天文数字般的债务问题怎么解决?

  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关键时刻,拜登总统长期深耕的乌克兰人送来了助攻——要求加入北约。只要俄乌之间发生战争冲突,欧洲大量的避险资金必然涌入美国,从而起到帮助美国缓解债务危机的作用。所以,美国人给了乌克兰人一连串的承诺,对乌克兰人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怂,与普京硬刚”。战争爆发后,更是不遗余力的提供资金和武器弹药,甚至帮助乌克兰人训练军队并提供雇佣兵。

  至于现在美国人不允许乌克兰和谈,则是因为美国国内的债务危机并未能解除,只有俄乌战争继续,才会有更多的避险资金涌入美国。同时,如果俄乌战争能像两伊战争或阿富汗战争那样打个十年,那么俄罗斯也就基本残了,再没有国家能在军事领域挑战美国的霸权了。至于说欧洲人会不会也残了,美国人是不会管的。

  欧洲(法、德)其实是俄乌战争场外最大的受害者。上世纪初,欧洲本是世界的中心地区,但是两次世界大战让整个欧亚大陆生灵涂炭、百废待兴,从而让美国人成了世界秩序的执牛耳者之一。二战之后,欧洲地区因为意识形态问题被一分为二,一半加入了美国主导的北约,一半加入了前苏联主导的华约。

  在北约、华约的长期对抗中,欧洲人习惯了听美国人发号施令,更何况美国在欧洲多地有驻军。在这个过程中,欧洲人在美国人所主导的产业分工体系中占据了不错的位置,大都成了商品(技术)输出国,再加上英国成为金融中心,所以北约方面的欧洲国家经济强劲复苏,那段时间这些国家日子过得很是惬意。以至于美籍日裔学者福山抛出了著名的“历史终结论”。

  然而,历史没有“终结”,西方民主也不是人类制度的终点。当欧美享受完前苏联的血食后,发现该有的问题一样还存在,高福利带来的财政缺口越来越大,于是,政府债务问题就越来越严重。国际上关于债务占GDP比重的警戒线%,现在欧洲主要国家中这个数值最低的是德国69%,法国113%,意大利145%。

  好在,欧洲国家普遍体量比较小,人口不多,这些债务问题时间拉长一点还有解决的可能。但是,美国为了维持霸主地位,一直在中东地区打击异己,导致产生了大量的难民。这些难民没办法越洋去所向往的灯塔之国,只能一窝蜂的涌向一海之隔(地中海)的欧洲。欧洲同样自诩为“正道之光”,整天将人权挂在嘴边,自然没有理由拒绝接收这些难民。

  这些难民就像中国历史上各朝代末期的流民一样,是祸乱之源。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语言一致,信仰一致。当这样的群体越来越多的时候,欧洲今日之困局就慢慢形成了。与债务问题一个道理,如果没有外力干扰,给欧洲国家多一些时间,难民问题也能慢慢解决。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美国同样需要“如果”。

  俄乌战争的爆发,开始引爆欧洲一系列问题。战局进展到马里乌波尔包围战阶段,欧洲已经打算放弃抵抗了。关键时刻,美国人炸毁了俄欧之间的两条能源通道,让欧洲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死扛。直到法国也开始爆发大规模罢工,眼看着这股罢工潮愈演愈烈,法国人终于下定决心,请我们帮忙协调俄乌局势。